回主頁面
宗旨與使命
關於宣導服務
陽光服務據點
 
 
 
您可知道,劫後餘生的日子怎麼渡過…
  場921大地震,奪去了許多人的家園與性命,家園的重建可以期待,但受創的身心重建對陽光傷友阿東來說,卻是一條艱辛的不歸路……。
  地震發生時他聞到一股瓦斯味,還來不及關掉開關,再一次的天搖地動後,瓦斯桶氣爆了。他全身90%燒傷,在加護病房住了半年、普通病房半年,出院時他的右手黏在身上,左手手肘手臂黏在一起,十指彎曲相連,腹部黏合全身捲縮,腳無法著地行走只能墊著腳尖走路,連五秒都站不住,「站起來的感覺就像有人拿了幾千根針在刺你的腳」「活著只是繼續受苦」,阿東回顧那段日子真不是人過的。
  為了恢復用手指去捏物品這樣簡單的一項功能,花了四年的時間做復建,動了十六、七次的手術。原本是家裡主要經濟支柱的他因復健、進出醫院無法正常工作,而一次次的手術及高額的手術費更令他幾度想要宣佈放棄……
  在陽光重建中心裡,有太多像阿東這樣令人心酸的故事。
 
 
燒傷後,生命無法若無其事的重來…
   傷後,生命更無法像若無其事一般重來!它不像一般創傷,傷口癒合了、離開醫院後,就沒事了,接踵而來的是更加辛苦的重建過程。重建之路相當漫長,短則半年,長則兩三年,過程中的辛苦更是外人無法想像。
  陪伴著全身有百分之五十的燒傷面積,年僅四歲的小勝度過許多難熬的日子,媽媽的心聲是:「最痛苦的莫過於復建了,需要把變形的身體部位調整回來,日以繼夜地拉扯攣縮的手腳、身體,好不容易拉回一點又縮回去;睡覺時五花大綁、架上副木的痛楚,只有親身體驗才能體會。每每看著孩子在復建時痛得嘴唇發黑、眼淚一顆顆的滾下,臉上的頭套濕了又乾,乾了又濕,哭啞了嗓子,心中的痛實在無法言喻。漫長而痛苦的復建期間,尤其令人難以忍受的是疤痕奇癢無比,又以半夜十二點到四點最癢,所以小勝幾乎每天半夜坐起來嘆氣:『唉,癢得受不了…』由於沒有毛細孔的關係,遇熱時汗也冒不出來,熱氣就只能在身體悶燒,難過得不得了…」
  一般而言,疤痕成熟約需要一至兩年,在這段期間必須持續不停的復建,才能使身體不致變形,保持應有的肢體功能,並且還需持續配合接受手術以協助復建,平均每位傷友約需少則十多次、多則數十次的手術。依照受傷程度及部位的不同,傷後還有可能會遭遇如:截肢、增生的疤痕永久改變外貌、肢體變形功能喪失、喪失排汗功能…等等問題。傷友不但每天需要穿戴悶熱、緊身的壓力衣20個小時以上,更要忍受不時的皮膚搔癢、生理機能降低以及遭受他人異樣眼光等痛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