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.52 2009/02
   
 


  國小五年級,一鍋高達100℃沸騰的熱開水,改變了晴惠的人生,這一場突來的意外讓她成了被火紋身的小孩,人生的另一個旅程就此展開……
  在連續煎熬疼痛刺骨的夜晚裡,晴惠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體究竟發生了什麼事,在復原的那一段期間,戶外活動皆無法接觸,回到學校之後,每天要戴著跟大家不一樣,那頂醜醜的大帽子,制服裡面一定得穿著很不舒服的緊身衣、褲,面對著同儕之間的嘲笑、排擠,布袋戲正流行的當時,"黑白郎君" 的綽號從此就跟著她了。
 
  從小,珮吟就是外婆帶大的。某個寒冷的冬天,鄰居說要煮火鍋,表哥表姐就帶她過去湊熱鬧,一開始是用瓦斯煮,後來瓦斯沒了,就改用酒精,那時年僅三歲的珮吟就蹲在一旁觀看。
  然而,第一瞬間酒精並未點燃,火就突然往上竄,年幼的她首當其衝,整個臉遭到15%的二度灼傷,一切都還來不及反應的她,已被迫接受這個意外。小時候,珮吟走在路上總會聽到有人罵她是魔鬼、醜八怪,甚至冠上「報應論」,批評她前世一定做了很多壞事,才會變這樣......。
 
 
  根據陽光基金會調查(顏損者社會接納度調查)將近六成五的受訪者表示,看到顏損者會不自覺的多看一眼;因此而感到害怕的原因主要是:外貌有差異、突然看到會嚇一跳、較嚴重者看起來會不舒服、較少接觸或不了解他們等。
  我們可以發現,「接觸較少」與「不了解」是影響社會一般大眾對於顏損者接納的關鍵因素。缺乏接觸經驗,看到顏損者而不由得產生害怕的感覺;有些人則會抱持著錯誤的刻板印象,認為他們做錯什麼事,或是認定他們一定是上輩子的報應,這輩子才要這樣受苦,使得顏損者在部分民眾冷漠的態度中被無形地隔離。

  其實陽光傷友和你我都一樣需要朋友,希望過著平常的生活,不必被一些無謂的事情干擾,更不希望受到不舒服的言語對待。已經走出幽谷的珮吟,希望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呼籲社會大眾,燒傷朋友們需要的是支持與接納,一個微笑,對他們來說就是莫大的鼓勵。他們不需要同情,而是愛,一種人與人相處在世間最珍貴的火花。
   
  與傷友建立關係最好的態度,就是以平常心、同理心來對待他們,一個親切的微笑和一聲簡單的打招呼都是可行的。更重要的是本著同理心,尊重和自己不太一樣的人。

與傷友目光接觸的方式,可以像對待平常人一樣,看著他的眼睛說話,或是看著臉上所謂的三角地帶(兩眼與嘴所呈現的三角形),總之自然愈好。

「損傷原因」是個人隱私,傷友多不喜歡被「一直問」他們受傷或顏損的原因,對他們而言,要不斷重複回答是一件辛苦的事,除非是他自己願意主動提起。
   
點我看影片
   
 
   

財團法人陽光社會福利基金會 捐款專線:(02) 2507-8006 劃撥帳號:05583335